世界杯精选赛

克林斯曼:鲜衣怒马,恍如一梦

11月27日,柏林赫塔官宣克林斯曼成为球队主帅。这位球员时期曾在德甲立下不世功名的男人,继2008/09赛季执教拜仁慕尼黑之后,再一次踏上了德甲赛场。

斯图加特:生而为冠

从1984年代表斯图加特首次出战德甲开始,克林斯曼就注定是一个要把名字刻在奖杯上的人。

1987/1988赛季,克林斯曼用19粒进球将球队送入了欧洲联盟杯,而他本人亦捧得当赛季的德甲金靴和德国足球先生,彼时年仅20岁的德国人意气风发,他德甲生涯的第一个冠军似乎已经就在眼前。

但遗憾的是,次年他们的联赛排名并没有取得进步,备受期待的欧洲之旅也惜败给了马拉多纳率领的那不勒斯。唾手可得的希望突然落空,“良禽择木而栖”,斯图加特的底蕴已经不能让克林斯曼尽情挥洒自己的天赋了,年轻人的未来总在远方——1989年,克林斯曼远赴亚平宁。

此后的六年,言语无法详尽描述,只是在那段日子里,所有人都知道了德国有三驾马车,而他们的领头人物,诨名唤作“金色轰炸机”。

欧洲联盟杯冠军,欧洲杯冠军,世界杯冠军……绝大部分球员一生都无法企及的荣誉都被克林斯曼一一收入囊中,但在顶着一头金发、手捧大力神杯的德国人心中,仍有一个属于祖国赛场的意难平。

拜仁慕尼黑:金色轰炸机,金色的雨

1995年,在经历了世界杯被淘汰的阵痛后,克林斯曼回归德甲,加盟拜仁慕尼黑。

最好的球队遇到最好的球员,冠军难道不是手到擒来?但事实证明并非如此,如日中天的多特蒙德粉碎了克林斯曼的沙拉盘之梦,在赛季初7连胜的蜜月期过后,拜仁队内的矛盾开始浮出水面,主帅雷哈格尔则在球队主场不敌汉莎罗斯托克后黯然下课,赛季打入16球的克林斯曼只得看着球队以5分之差区居第二。

1996/97赛季,所有人都被勒沃库森的的表现惊艳:基尔斯滕和巴西人塞尔吉奥组成的锋线势不可挡,他们几乎是以雷霆万钧的姿态走过了上半程联赛——这种异军突起的戏码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,但就在上半程联赛的结束阶段,勒沃库森却意外输给了波鸿,这让克林斯曼和他的球队抓住了机会,他们趁势拿下了赛季半程冠军。

1997年,联赛已经来到了第31轮,顽强的勒沃库森积分仍紧紧跟在拜仁之后,而此时的拜仁内部开始出现动荡——面对联赛排名倒数第一的弗赖堡,南部之星久久不能打开局面,不满的特拉帕托尼用二线队前锋拉基斯换下了克林斯曼,而愤怒的德国人则一脚踢翻了场边的三洋广告桶——对手将帅不和,这让勒沃库森看到了希望,人人都以为这两支球队会将夺冠的悬念保留到最后一刻。

但时隔多年,命运的天秤终于站在了克林斯曼这一边。在第33轮面对科隆时,勒沃库森不可思议地输了一个0-4!科隆前锋波尔斯特的帽子戏法将勒沃库森打入深渊;而在另一场比赛中,拜仁4-2逆转斯图加特。

比赛尚未结束,但所有人——包括克林斯曼自己,都知道冠军的争夺已经结束了。“金色轰炸机”沐浴在金色的雨中,捧起了自己十年前的梦想。

鲜衣怒马,恍如一梦

“我的父亲是狂热的赫塔球迷,我的儿子则在这里效力了两年之久。足球场上很多事情都发生在一夜之间,但显然这一次并不是这样。”55岁的克林斯曼一边接过柏林赫塔的帅印,一边说道。

而距离上一次他执掌德甲球队,已经过去了十年之久。

2008年1月11日,拜仁慕尼黑宣布克林斯曼将成为新赛季的球队主帅,但遗憾的是,从功勋教头希斯菲尔德手中接过教鞭的“金色轰炸机”没能复刻自己球员时期的辉煌,执教球队十个月后,他黯然下课——25胜9平9负,这样的成绩看起来似乎还称得上是差强人意,可这不足以成为克林斯曼留任的理由。正如他球员时期那样,慕尼黑注定只是这个球场浪子生命中的过客,即使这位浪子早已不再年轻。

“我仍对拜仁保持着崇高的敬意,我也仍感激他们选择我来做球队主帅。”后来接受采访时,克林斯曼这样说道。

仍有敬意,只是这一次,他们又要成为对手了,就像1984年的那个夏天一样。

11月27日,柏林赫塔官宣克林斯曼成为球队主帅。在此之前,乔维奇率领的首都球队在联赛中3胜2平7负,而他们羸弱的防守和低迷的状态则遭到了不少人的口诛笔伐,“毫无血性”这四个字犹如达摩克斯之剑一般悬在奥林匹克体育场的上空。

而这一切将随着克林斯曼的到来而改变,在开完媒体见面会后,克林斯曼随即便带队完成了第一次训练。训练场上寒风彻骨,早已不复当年体魄的克林斯曼以身作则,风中之影,消瘦而气度不凡。

除此之外,克林斯曼还搭建了一支堪称豪华的教练团队:努里、费尔德霍夫、科普克、洛伊塔德和弗里德里希。

努里和费尔德霍夫接下来将成为克林斯曼的助教,而他此前在德国国家队的老搭档科普克将担任球队的门将教练。洛伊塔德将是新的球队体能教练,老队长弗里德里希则将作为球员与教练组的桥梁,为克林斯曼更好地控制更衣室助上一臂之力。

“如果要做一件事,就要百分之百的做好.”克林斯曼如是说道。

临危受命,往往都会被寄予厚望。下一轮联赛面对多特蒙德,想必这位老对手会对克林斯曼致以最热烈的欢迎和考验。

在阔别德甲十年之后,克林斯曼将再一次为了自己的梦想而战,那个眼眸里发着光的年轻人奔跑过了诸多岁月,终于还是回到了原点,55岁的克林斯曼站在那里,深情的目光望过去,满眼都是自己20岁的影子。

鲜衣怒马,恍然如梦。